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推进垃圾分类倒逼产业化突围

日期:2019-06-06 08:43

5月29日,北京市人大城建环保委员会建议,要修改完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对违反垃圾分类规定的行为,要设定相应罚则,杜绝混装混运现象,并明确“不分类、不收运”的倒逼机制。而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也将正式实施,这意味着,“垃圾分类”将被纳入法治框架。

种种迹象显示,垃圾分类呼吁多年,但之所以如今中央和地方层面仍旧对此密集关注,背后折射出的本质问题正是分类效果的不尽如人意。

国内处于市场化成长期

早在2000年6月,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桂林、广州、深圳、厦门就被确定为全国8个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历经十余年的政策推广和试点,垃圾分类已经从鲜为人知到家喻户晓,但即便如此,垃圾分类也大多停留于概念层面,难有实质性推进。

美国记者亚当·明特在《废物星球》一书中曾提到,全球回收业每年的营业额已经高达5000亿美元,约等于挪威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全球雇员仅次于农业的行业。

在垃圾产业的江湖里,时常流传着捡破烂发大财的惊奇情节。其实,年入百万元甚至在垃圾堆里建立了回收王国成就上亿元身家,确有其事。“己之垃圾,彼之珍宝”,只要掌握了变废为宝的技术,确实可以在垃圾产业这片蓝海里畅游。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废钢铁、废有色金属、废塑料、废轮胎、废纸、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报废机动车、废旧纺织品、废玻璃、废电池十大类别的再生资源回收总量为2.82亿吨,同比增长11%。

与国外的垃圾产业相比,国内的垃圾回收、再生产业尚处于市场化成长期。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从事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企业已经有5000多家,回收加工厂3000多家,从业人员约为140万余人,网店遍布全国各地,约16万个。加上互联网的发展,垃圾回收行业产业链也在逐步触网。个人闲置转让APP上的衣物、智能手机、化妆品等循环利用,已经受到消费者认可。在一些城市,“智能回收箱”模式最为常见,也就是利用无人智能终端,采取分类回收柜、垃圾箱、垃圾亭等形式化零为整。

垃圾分类是一门科学

但在垃圾回收方面,无论是上门回收,还是智能回收箱,都面临着行业本身“不经济”的问题。这是因为在回收前部,垃圾分类体系不完善。

在我国,即使是一线城市,垃圾分类大多停留在“可回收”“不可回收”阶段。以生活垃圾为例,一般按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四类进行分类,然而垃圾车却只按照干湿垃圾进行清运。

有专家认为,这样即使在小区内建立、形成了完善的垃圾分类投放制度与习惯,垃圾分类工作也是形同虚设。面对快速增长的城市生活垃圾,要破解垃圾围城的困局,改善人居环境,推行更为精准的垃圾分类是一条必由之路。同时,政府制定垃圾分类政策应与百姓生活行为习惯相一致,否则,就会导致政策无法实施。

事实上,垃圾分类是一门科学。在我国,垃圾分类的政策制定缺乏完整性、可执行性,监督体系和奖惩体系也不完善,垃圾分类的标准也很模糊,导致居民手里拿着垃圾都不知道该扔到哪一个箱内。

在垃圾分类方面,日本的做法值得学习借鉴。在日本的不同城市和地区垃圾分类有一定的差异,总体可分为:“资源类垃圾”“非资源类垃圾”“粗大件垃圾”及“有害垃圾”这几类。这其中的每类垃圾又都有严格的细分。

以资源类垃圾为例。资源类垃圾是垃圾资源回收利用的重点。这类垃圾包括的范围非常广,包括大部分的生活垃圾,如塑料类、纸质类、玻璃类、金属类等其他可回收的废弃物。

在日本,何时投放何类垃圾都有严格要求。日本社区的居民家里也根据种类设置了厨余和其他制品的垃圾桶,并且要在垃圾袋上写上家庭住址和姓氏。在垃圾投放站,一旦投放的垃圾不符合规定,便不会被专业机构回收,这种情况时,居民要自己将垃圾取回,重新分类以后在下个定时回收期投放到垃圾回收站。日本政府对垃圾分类的基础设施做得也十分完善,垃圾桶的设置让人有些眼花缭乱,要仔细对比垃圾桶上的标识才敢扔垃圾。

资源化利用还须产业化推进

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物质消费水平大幅提高,我国垃圾产生量迅速增长,不仅造成资源浪费,也使环境隐患日益突出,成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制约因素、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

而垃圾产业,除了关系基本的民生问题,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题中之义,更与制造业密切相关,被视为“经济晴雨表”,关系到持续发展。

在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垃圾被视为错配的资源,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已然形成了产业链。比如,垃圾分类实行工厂化流水线分拣,各种分拣出来的东西都进行循环利用。甚至焚烧垃圾后的炉渣也要分类,进行资源化再利用。

而反观国内,由于垃圾分类制度体系的不完善以及技术水平的限制,我国目前的生活垃圾处理方式仍以填埋法为主。但是,填埋处理方式需要侵占大量土地面积,无害化程度及资源回收率低,并且容易造成二次污染。而焚烧处理方式可大大减少垃圾容量,处理效率高,资源化程度高,占地面积小,选址也较为灵活。

调查显示,城市周边的垃圾回收站多数是“三无”状态,存在安全隐患,随着新环保法的实施,垃圾回收站在政府指引下开始朝着专业、合理、干净、机械化操作方向发展。一些城市也开始有专门的垃圾回收集结地,逐步在形成垃圾回收产业园。

而随着环保理念和材料工艺的提升,垃圾产业开始向“销售”这一尾部倾斜,也就是说,分拣回收不再是产业的唯一关键,而是再生材料的售出与使用。

以再生PET面料为例,作为一种新型的环保再生面料,其纱线是从废弃的矿泉水瓶子和可乐瓶中提取制成的,又俗称为可乐瓶环保布。此产品因其是废物再利用,所以在国外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很受青睐。设计工作室Gomi推出的一款蓝牙音箱,它的彩色大理石效果机身,是用100个不可回收的柔性塑料制品做成的,产品一经推出就受到了许多环保人士的好评。环保再生潮品开创者BOTTLOOP的每一款产品都是用可回收利用的再生资源作为原料制作的,回收的塑料瓶可以做成时尚T恤和背包。

实际上,这已然触及了资源回收利用产业层面的问题,即垃圾分类应该更多从市场化着眼寻求解决之道,这也正是目前舆论普遍认可的观点。

“要把垃圾分类作为一个产业链来抓。”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陈晓红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曾建议,在制度设计、政策引领方面给予必要的资金投入。在夯实体系建设的同时,以教育为突破口,加大宣传力度,引导和支持市场力量、社会组织等参与垃圾分类减量,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的良好氛围。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教研部讲师陆琼认为,作为一个人口巨大、生活水平逐渐提高,而各类垃圾产量稳步增长的国家,中国国内垃圾回收处理产业的发展不仅将为中国老百姓提供更清洁更美丽的生活环境,我们的经验也将为其他国家打造新的固废处理产业格局提供有益的参考。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垃圾的产生、分类收集、运输处理过程中,涉及的不只是生产厂商、消费者、环卫部门,还需要包括物流等多个市场主体的参与,共同将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打造成统一的产业链,朝着源头分类的精细化、运输的合理化及处理的科技化方向,不断推进市场化和产业化突围。